社交賬號登錄

社交賬號登錄

0/34

上傳頭像

拖拽或者縮放虛線框,生成自己滿意的頭像

頭像

預覽

忘記密碼

設置新密碼

文化

從葉賽寧到阿赫瑪托娃,白銀時代天才詩人們的詩歌選集

曾夢龍2020-01-20 21:26:45

庫茲明、馬雅可夫斯基、赫列勃尼科夫、伊萬諾夫、索洛古勃、阿赫瑪托娃、古米廖夫——這些詩人既不屬于昨天,也不屬于今天,而屬于永遠?!聽柺┧?/p>

《白銀時代詩歌金庫》

內容簡介

當世紀末情緒仍然彌漫在動蕩不安、危機四伏的俄國社會中時,一群個性鮮明、極富才華的作家正迸發出自己耀眼的光芒,共同締造了文學成就獨特的“白銀時代”。這其中,詩人群體更是以其豐富而各有千秋的文學流派和大量杰出的作家而備受矚目。

本書是由俄語文學專家、普希金紀念獎章得主鄭體武教授翻譯的詩歌譯本。其中,“女詩人卷“收錄了 9 位女詩人的 200 余篇詩歌代表作,“男詩人卷”收錄了 16 位男詩人 230 余篇詩歌代表作。這些詩人包括阿赫瑪托娃、茨維塔耶娃、吉皮烏斯、勃留索夫、曼德爾施塔姆、勃洛克、馬雅可夫斯基,等等。

作者簡介(部分)

安娜·安德列耶芙娜·阿赫瑪托娃(1889—1966), 1907 年發表處女作,后參加阿克梅派。阿赫瑪托娃的“室內抒情詩”,以自己獨特的方式表現了十月革命前十年的惶恐氛圍。后來她的詩歌題材和主題明顯擴大。她的詩有古典詩歌的嚴整、明快、簡練、罕見的和諧,令人想起古希臘的藝術,這無疑使她成為二十世紀的詩歌大師之一。她的詩風是古典詩歌傳統與俄國詩歌最新經驗的有機融合。

瑪麗娜·伊萬諾芙娜·茨維塔耶娃(1892—1941),自幼習詩, 1910 年即出版第一部詩集《黃昏紀念冊》, 1921 年出版代表詩集《里程標》。茨維塔耶娃詩風硬朗,筆觸剛毅,對文字的斟酌和詩藝的錘煉到了癡迷的程度。她的詩與“苦吟”庶幾近之。約瑟夫·布羅茨基說她是 20 世紀世界最偉大的詩人。

季娜伊達·尼古拉耶芙娜·吉皮烏斯(1869—1945),詩人、作家、批評家,老一代象征主義的代表之一。 1888 年開始發表作品,以擅長寫抒情詩著稱。她在描寫和抒發女性內心的感受方面非常細膩、精確;節奏明快、語言流暢、結構講究都是她突出的特點。

奧西普·愛米爾耶維奇·曼德爾施塔姆(1891—1938),生于華沙的一個皮匠(后成為商人)家庭,童年時隨父母遷居彼得堡,畢業于杰尼舍夫學校。1907—1910年在索邦大學和海德堡大學旁聽,1911年起在彼得堡大學文史系讀書,同時從事文學創作與古代法語的研究。 1909 年開始在《阿波羅》雜志上發表詩作,加入阿克梅派。出版過詩集《石頭》(1913) 、《Tristia》(1922)和《詩歌集》(1928)。曼德爾施塔姆堪稱一位哲理詩人,對歷史有著特別濃厚的興趣。他酷愛古希臘,深深地感受到俄國文化與希臘文化的聯系,指出正是由于這種繼承關系才使“俄語成為響亮而又熾熱的身軀”。他認為普希金、巴丘什科夫和巴拉廷斯基是俄國詩歌中希臘傳統的代表,并對他們的創作傾注了畢生的熱情。他的詩語言莊重、典雅,抒情狀物精確、簡練,節奏韻律優美、考究,極富表現力,是二十世紀初一位杰出的詩人。

弗拉基米爾·弗拉基米洛維奇·馬雅可夫斯基(1893—1930),是我國讀者熟知的俄羅斯與蘇維埃詩人,十月革命和蘇維埃政權最著名和最熱誠的歌手。馬雅可夫斯基早年是個未來主義者,是未來主義的主要發起人和參加者之一。 1913 年他同布爾柳克、赫列勃尼科夫和卡緬斯基共同發表未來派宣言《給社會趣味一記耳光》和《鑒賞家的陷阱》等,要求同傳統進行徹底決裂,打破詞法和句法常規,擴大詞匯(包括造新詞),隨意使用標點符號,賦予詩歌以新的、更自由的節奏;還“命令”實行“藝術民主化”,即把詩歌與繪畫從沙龍和展廳遷移到廣場、街道、公共汽車、墻壁等上面來,使藝術能夠接近每一個人,以實現“藝術面前人人平等”。

譯者簡介

鄭體武,山東鄆城人,上海外國語大學教授。主要從事俄羅斯文學的教學、研究與翻譯。有《俄國現代主義詩歌》等專著 5 部,《俄國現代派詩選》《勃洛克詩選》等譯著 10 余部。因“在譯介和研究俄羅斯文學方面做出的貢獻”,先后獲得俄羅斯作家協會頒發的獎狀和俄羅斯文化部授予的普希金紀念獎章(1999),以及俄羅斯作家協會名譽會員等稱號(2006),以及俄羅斯作家協會和莫斯科作家協會授予的萊蒙托夫獎章(2014)。

書籍摘錄

“男詩人卷”前言

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在俄國文學史上,擁有一個響亮的名字:“白銀時代?!蔽幕d,詩歌繁榮,文化與詩歌相互滲透,彼此豐富,各得其所,相得益彰,是這個時代的突出特征。自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學界開始普遍接受白銀時代的說法以來,冠以白銀時代的各類論著一時令人目不暇接,白銀時代的使用范圍遠超出文學領域,如白銀時代的文化、白銀時代的音樂、白銀時代的繪畫等等,諸如此類,不一而足。白銀時代成為了跨越諸多文化藝術領域的一門顯學。然而細究這一術語的由來,不難知道,詩人敖祖普在三十年代初最早提出這個說法時,其含義很明確: 是指現代派詩歌,也就是象征主義、阿克梅主義和未來主義。由此可見,對于白銀時代術語使用的泛化現象,無論持何種觀點,將白銀時代與詩歌聯系起來,是最名正言順的。換言之,白銀時代最有代表性的文化成就,非詩歌莫屬。

“白銀時代”,是相對于普希金為代表的十九世紀前期俄國詩歌的“黃金時代”而言。所謂“黃金”“白銀”,乃時代之喻耳,并非詩歌品質上的差異。這兩個時代,恰好代表了俄國詩歌發展史迄今為止的兩座高峰。如果真要說二者的不同之處,那就是,黃金時代是普希金一枝獨秀,普希金的精神和詩藝,堪稱那個時代獨一無二的代表,同時代其他詩人在普希金這顆耀眼的“詩歌太陽”面前,不可避免地黯然失色。因而黃金時代也稱為普希金時代。而白銀時代不然,它無法以任何一位詩人的名字命名。這是因為,白銀時代的詩風無論如何不可歸結為一兩個或者若干個大師的創作,這也是這一時代的特點: 各家詩人的創作代表了各自的文學流派,踐行著不同的創作主張,創作傾向和詩學探索也各式各樣,甚至經常各執一端,互不相讓。有趣的是,在各種流派標簽下運作的白銀時代俄國詩壇,罕見地推出了一大批杰出詩人,其中包括象征派的勃洛克、阿克梅派的阿赫瑪托娃和曼德爾施塔姆、未來派的馬雅可夫斯基、新農民詩派的葉賽寧等具有世界影響的巨匠。游離于派系之外的茨維塔耶娃無疑也屬于此列。二十世紀俄羅斯那些最偉大的詩人,均出于這個時期。

本書精選白銀時代 16 位重要詩人代表性詩作 230 余首,以現代派為主;鑒于白銀時代女詩人輩出,其成就之高,在俄國女性文學史可謂前無古人,后無來者,即便與同時代的男性詩人相比,也不遑多讓,所以,經與出版社商議,決定將女詩人抽出,另編一冊《白銀時代詩歌金庫·女詩人卷》,鄭重推薦給廣大讀者和詩歌愛好者。

鄭體武

2019 年 3 月于滬上

“女詩人卷”前言

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的俄國詩壇,群星璀璨,大家輩出,勃洛克、馬雅可夫斯基、葉賽寧、曼德爾施塔姆……皆誕生于這一時期,因而有“白銀時代”之稱。而這一時期的女詩人隊伍,也蔚為大觀。雖說女詩人的比例在此后日益擴大,但值得注意的是,俄羅斯文學史上迄今最偉大的兩位女詩人阿赫瑪托娃和茨維塔耶娃,都起步和成名于這一時期,并在詩壇占據了越來越顯赫的地位,成為白銀時代俄國詩歌總體成就的重要組成部分,其國內和國際影響至今有增無減。

對于阿赫瑪托娃和茨維塔耶娃,我國讀者相當熟悉,且喜愛者甚眾,但仔細檢視白銀時代女詩人群體,不難發現,水平和成就卓爾不凡者,不在少數,值得我們深入了解,以擴大視野。白銀時代的精彩和魅力,于此也可見一斑。

本書選收俄國白銀時代 9 位女詩人作品 210 余首。除了阿赫瑪托娃和茨維塔耶娃以外,其余7位的名字,由于國內完全沒有介紹過,或者介紹很少,讀者要么完全陌生,要么所知甚少: 羅赫維茨卡婭曾獲科學院普希金文學獎,這在當時,算是文學領域的最高獎項,可見其在當時詩壇的實力和地位,而且她也是現代派的先驅者之一,對同時代人和后世有一定影響;吉皮烏斯作為老一輩象征派的主將之一,曾與丈夫梅列日科夫斯基一道,締造了白銀時代彼得堡的一道文化景觀,其影響不限于詩壇;赫爾契克是詩人兼翻譯家,生前作為詩人發表作品不多,但形成了自己獨特風格,作品具有民間儀典詩歌色彩,同時深受象征派詩歌影響——也有人把她歸在象征派旗下;古羅是未來派詩人兼畫家,詩作存世不多,但在圈子內外頗受推崇,其價值不容低估;切魯賓娜·加布里亞克也是一位優秀的女詩人,以往鮮為人知,近年來進入多種詩歌選本,有的將其納入象征派范疇,其生平與創作經歷富于傳奇色彩,很能體現象征派的“生活即藝術,藝術即生活”的處世態度和審美觀念;帕爾諾克跟茨維塔耶娃一樣,無派無系,但在后世的遭遇則遠不及后者幸運,長期湮沒無聞,直到近年才從俄羅斯出版的一些詩歌選本中偶見其名,但還遠未得到應有的關注;跟前面幾位相比,克蘭季耶夫斯卡婭的創作命運大同小異。

希望本書能夠相對集中展示白銀時代俄國女詩人們的創作風采,同時也能在整個俄羅斯詩歌的譯介方面,起到一定的拾遺補缺的作用。

鄭體武

2018 年 11 月 29 日,上海

……愿與您一起

茨維塔耶娃

……愿與您一起

去一個小鎮生活,

看黃昏永續,

聽鐘聲不絕。

小小的鄉村客棧里

有一臺古老的時鐘

滴答滴答——如時間之水滴落。

每到傍晚,間或會有笛聲

從頂樓某家傳出,

吹笛人的身影在窗前閃爍。

窗臺上擺著碩大的郁金香。

也許,您甚至并不愛我……

屋子中間——一道大火墻,砌著瓷磚,

每塊瓷磚上都有一幅畫:

玫瑰——心——船?!?/p>

而絕無僅有的一扇窗外——

大片的雪花飄舞翩躚。

你以我喜歡的姿勢躺著:

無憂無慮,淡漠,慵懶。

偶爾會響起“呲”的一聲——

那是火柴被擦燃。

煙卷忽明忽暗,

一截柱形的煙灰

在煙頭上久久地抖顫。

您甚至懶得將它彈掉——

于是整個煙卷投入火焰。

1916


灰眼國王

阿赫瑪托娃

榮耀屬于你,無盡的痛苦!

灰眼國王他昨天一命嗚呼。

秋日的黃昏沉悶、通紅,

我的夫君回到家,語氣平靜:

“知道嗎,是從狩獵場拉回來的,

在一棵老橡樹下找到了他的尸體。

可憐王后了。還這么年輕!

一夜之間啊,變成了白發人?!?/p>

我現在就要把我的女兒叫醒,

我要瞧一瞧她那雙灰色的眼睛。

而窗外的白楊樹在低聲怨訴:

“這個世界上啊,再沒有你的國王……”

1910


吉皮烏斯

我召喚愛情,

我向愛情敞開我的心。

殷紅的、殷紅的血,

安靜的、安靜的心。

請教會我的手,

讓信仰充盈我的心。

殷紅的、殷紅的血,

安靜的、安靜的心。

不要向神秘挑戰。

此刻正處于秘密中——我的心。

殷紅的、殷紅的血,

安靜的、安靜的心。

我們道路一致,愛情!

請把我們融入一顆心。

殷紅的、殷紅的血,

先知的、先覺的心。

1901


秋意

亞歷山大·勃洛克

我出門上了一條開闊的路。

但見灌木叢在隨風起伏,

山坡上鋪滿碎石和沙礫,

田間是翻耕過的貧瘠的黃土。

秋天在濕漉漉的山谷閑散,

給大地的墓地脫去衣衫。

但稠密的紅漿果依然可見,

在途經的村莊遙遙地招展。

看啊, 我的歡樂手舞足蹈,

它叮叮當當, 沒入灌木叢。

你在遠方, 在遠方召喚我,

把你繡花的彩袖頻頻揮動。

是誰誘導我踏上這條熟悉的路,

又微微一笑———沖我, 沖牢獄的窗戶?

或許———是那位唱贊美詩的乞丐,

他向往著一條石板鋪就的路?

不, 我獨自前行, 不受他人左右,

在大地上行走將輕松而愜意。

我將傾聽沉醉的羅斯的聲音,

在酒館的屋檐下停留、休憩。

或許我將歌唱自己的成功,

一如在狂飲中把青春斷送。

或許為你田埂的憂傷而流淚,

你的遼闊我將熱愛終生。

我們很多———自由、年輕、英俊,

未曾愛過, 就黯然死去。

收留我吧, 在天涯海角,

沒有你怎能生活和哭泣!

1905


嘎澤拉

米哈伊爾·庫茲明

兩只角的月亮在夜里不停對我低聲說你。

走在一條漫長的路上, 我的幻想中全是你!

當黃昏在天上點燃金色的夕輝,

心兒在一種奇怪的惶恐中顫抖, 全是因為你。

當我的眼睛有半個晝夜沒有見到你灰色的雙眸,

一貧如洗的我呀, 想放聲大哭, 全是因為你!

端著泛著泡沫的杯盞, 在快樂的早晨,

每一個玩笑、每一縷思緒想的都是你,

在毫無生機的荒漠, 在喧囂不已的城市

每個緩慢的時辰、短暫的瞬間說的都是你!

1911—1912


沉重和輕柔這對姐妹

奧西普·曼德爾施塔姆

沉重和輕柔, 一對姐妹, 特征相同。

肺草和黃蜂將沉重的玫瑰吮吸入口。

人終有一死。曬熱的黃沙終會冷卻,

人們用黑色擔架把昨天的太陽抬走。

唉, 沉重的蜂房和輕柔的羅網,

搬起石頭, 易于將你的名字重復!

在這人世間我只剩下一種顧慮:

黃金顧慮———如何解除時間的重負。

我啜飲變得渾濁的空氣, 如飲黑水,

時間被犁鏵翻耕, 玫瑰即是土地。

沉重與輕柔的玫瑰卷進徐緩的旋渦,

沉重與輕柔把玫瑰編成雙重花環。

1920


題圖來自:維基百科

喜歡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報 ,每天看點不一樣的。

河南快三走势图近1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