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賬號登錄

社交賬號登錄

0/34

上傳頭像

拖拽或者縮放虛線框,生成自己滿意的頭像

頭像

預覽

忘記密碼

設置新密碼

文化

從“山中”入手,如何理解漢唐之間的歷史變動?

曾夢龍2020-01-21 12:50:19

六朝江南社會,“山”這一地理空間發生了巨大變遷,也可以說是當時社會的變遷?!罕蟛皇菑谋韺觼砝斫狻吧健边@一地理空間,而是挖掘山中世界背后所隱藏的政治、社會問題,研究方法極富新意?!贾ё?,日本龍谷大學名譽教授

《“山中”的六朝史》

內容簡介

在六朝江南社會,“山中”這一地理空間發生了巨大的變遷。隨著佛教山寺的興起、道教洞天體系和山中修道的宮觀化,一些山岳成為寺館集中的宗教圣地,江南山岳完成“名山化”的過程,文化景觀呈現出獨特的面貌和地理格局。作者立足山岳,全面搜集正史以外的宗教文獻、文學作品、石刻史料等,打通佛道二教,透過若干個案的“深描”,展現了山岳歷史自身的發展脈絡(從山神祭祀到佛道寺館的過程),佛道與民間信仰在山岳中活動的復雜關系。名山,特別是江南洞天福地的出現與山中景觀的變遷,因此得到解釋。六朝時代,乃至秦到隋唐歷史演進的內涵與時代意義,從而呈現在讀者面前。

作者簡介

魏斌, 1976 年生,山東臨朐人, 1994 — 2004 年就讀于武漢大學圖書館學系、歷史學系,歷史學博士?,F為武漢大學歷史學院、中國三至九世紀研究所教授。近年研究領域為魏晉南北朝史、中古區域史,發表論文三十余篇。

書籍摘錄

前言(節選)

山中何所有?

嶺上多白云。

只可自怡悅,

不堪持寄君。


如何理解漢唐之間的歷史變動?在近百年來的學術史上,關于這個問題的觀察和解釋可謂紛繁多元。歷史譬如道路兩側的風景,是一個延續不斷的過程,內在的差異或變化往往逐漸積累而生,遠距離看來差異頓覺明顯。如果把 3 世紀初作為一段歷史道路的入口, 6 世紀末為其出口,會發現出口和入口處的歷史景觀,有諸多不同。胡漢人群的混融和文化變動,佛教寺院、石窟和村邑造像的大量出現與道教的宮觀化,均為其例。

山中修道和山林佛教導致的山岳文化景觀變化,亦是其中一個顯著現象。陶弘景應答可能是齊明帝詔問“山中何所有”,所賦的這首小詩,以嶺上白云隱喻山居的閑遠高曠之意,機智雋永,令人回味。不過,如果把“山中何所有”作為一個歷史學的提問,這一回答就顯得過于簡單?!吧街小笔且环N特殊的地理空間。山民聚落和生計設施以及相應的山神祭祀,是迄今為止不少地方依然延續的社會文化景觀。在這種“原風景”的基礎上,至遲到兩漢時期,方士、逸民等文化性山居者已經頗為常見。而4世紀以降,隨著佛教山寺的興起和山中修道的宮觀化,山岳文化景觀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一些山岳成為寺館集中的宗教圣地。陶弘景的這首小詩寫作于齊梁之際,正好是山中寺館臻于興盛的時期?!吧街泻嗡小敝畣?,蘊含著理解這種山岳文化景觀變化的重要線索。

具體來說, 4 世紀以降,山岳如何逐漸演變為寺館集中之地?山中寺院和道館的興起有沒有地點選擇性?山岳文化、信仰空間的構成和內部圖景如何?不同文化、信仰力量在同一座山體內交匯,相互之間的關系如何?地理空間上有無具體表現?山岳作為一類特殊的文化、信仰中心,與國家權力、周邊區域社會之間的關系如何?山居者如何記述這種變化?對中古知識世界又產生了怎樣的影響?

呈現在讀者面前的這本小書,是我近年來嘗試回答上述問題所做的一些很粗淺的工作。不過,現在回想起來,最開始關注六朝時期的山岳歷史,問題導向要簡單得多。 2006 年前后,由于想尋找更多觀察漢唐間江南區域歷史變化的線索,《唐六典》卷 3 《尚書戶部》記載的江南道名山十三所引起我很大的興趣。為何會在唐代典制文獻中出現這樣一個體系化的區域山岳名單?是否可以作為一個文化指標,探討漢唐間江南地區的歷史變化?帶著這樣的疑問和期待, 2007 年秋冬之際嘗試起草了《漢唐間江南名山的興起》一文,希望以此為線索,概要探討江南名山體系的興起過程及其歷史意義。按照最初的設想,“名山”只是作為探討漢唐間江南區域歷史變化的一個補充視角,并未打算投入太多精力。未曾想,以此文為開端,竟蹉跎“山中”,轉眼已是十年。

之所以會如此,是因為在起草此文的過程中,發現學界關于六朝山岳人文歷史的研究相當薄弱?!短屏洹匪d江南道名山十三所,廬山由于慧遠的影響、茅山作為道教上清系圣地、天臺山作為佛教天臺宗圣地受到關注,但相關討論集中于宗教層面,對于山岳歷史本身的探討不多。羅柏松(James Robson)關于中古南岳衡山信仰景觀的專著于稍后出版,重心亦集中于唐代。其他大部分名山更是缺乏基礎性的分析。由于這一原因,同時也由于個人學養的不足,《漢唐間江南名山的興起》所做的概要性探討,顯得浮光掠影,很不深入。很顯然,要想真正理解江南名山的興起過程,需要深入“山中”,做更加具體細致的觀察?;谶@一想法, 2008 年秋,遂決定以廬山作為個案,嘗試做更進一步的分析,收獲就是《宮亭廟傳說》。

這篇小文的入手點,是六朝文獻中記載的一些關于廬山宮亭廟神的傳說,分析方法則受到日本山岳信仰研究的影響,也得益于在日本旅行的觀察和體悟。但在具體寫作中遇到不少困難。經過一千五六百年的演變,山中祠廟、寺院和道館等信仰景觀的位置關系,變得頗為復雜,僅僅依靠散佚六朝地記和唐宋地志的零散記載,很難具體落實。為了解決一些文獻考證上的難題, 2009 年盛夏,我對文中涉及的廬山早期信仰遺跡進行了一次實地考察??崾钪械膹]山之行澄清了幾個關鍵性的困惑,切實體會到山岳歷史研究中親踐的重要性。同年冬季,又得到一個機會隨隊考察霍山、鐘山、金庭、蘭亭、石城山、天臺山、舟山等地的文化遺跡,獲得許多實地體悟。這兩次考察經歷,促使我進一步思考如何在山岳歷史研究中將文獻考證、地圖分析和實地考察相結合,拓展論證方式。

南朝時期留下了不少山居者和游觀者的景觀記述,詩歌數量最多,賦文方面最著名的是謝靈運的《山居賦》,此外還可以舉出劉孝標的《東陽金華山棲志》、蕭詧的《游七山寺賦》等。其中,梁武帝時期劉孝標隱居金華山期間所撰的《東陽金華山棲志》,對山中多元文化景觀和生活圖景有細致記述。 2009 年底我又嘗試以此文為線索,勾勒六朝時期山岳文化景觀的累積過程和山中文化信仰生活的日常狀態。也正是在寫作此文的過程中,開始考慮山岳歷史研究自身的問題脈絡和學術意義。

這種想法已經偏離了開始山岳歷史研究的初衷。如果朝向山岳歷史自身的問題脈絡,需要在相應的學術邏輯下繼續選擇有價值的山岳擴展分析,最終構建一個內在關聯的歷史整體。從問題脈絡來說,從山岳祭祀和早期形態的山林修道,到4世紀以降山中寺院、道館的興起,以及由此塑造的新的山岳文化景觀形態和信仰運作機制,是六朝山岳最重要的歷史變化。這一點開始時已經提到。

在這一問題脈絡下,首先需要說明的,是山中寺院、道館興起之前江南山岳的文化形態。山神和祠廟祭祀是其中的重要內容,《宮亭廟傳說》一文對此已經有所討論。而通過進一步梳理相關資料,又有兩個問題浮現出來:一個是秦漢以來延續的虞舜(九嶷山、湘山、衡山等)、大禹祭祀(會稽山等);一個是孫皓時期的山岳祭祀,特別是內容豐富的禪國山碑。 2010 年冬至 2011 年春,先后起草了《國山禪禮前夜》《洞庭古祠考——中古湘水下游的祠廟景觀》兩文,前者探討了孫皓天璽元年國山禪禮事件背后的政治邏輯,后者嘗試分析洞庭湖、湘江—嶺南通道上圣王傳說與地方信仰景觀之間的關系。

山中寺院、道館的興起,背后是 4 、 5 世紀山林佛教的形成和道教山中修道方式的變化。這些問題自上世紀初以來不斷有學者涉及,近年來則在“神圣地理學”(Sacred Geography)或“神圣空間”(Sacred Space)的觀照下,受到國內外不少學者的重視。前面提到的羅柏松關于中古南岳衡山信仰景觀的研究,就是其中有代表性的著作。正如羅柏松所說,從地理空間的角度觀察中古宗教史,會發現很多不同于以往的內容。按照我自己粗淺的認識,從訪問性的山岳祭祀和早期零散性的山中修道者,到更具生活性、團體性的山中寺院、道館,可以理解為一種新的山中文化性社會組織或者說文化共同體的興起,也可以說是一種依存于山岳空間之中的新型文化社區,而文化生態學和社區研究揭示的很多現象,諸如入侵、沖突、優勢、占據、協調、共存、借鑒等等,亦均存在于其中。?

這也是本書著力較多的部分。這個問題涉及國內外學界研究積累豐厚的佛教史和道教史,我原本在這些領域缺乏必要的學術修養,一直有畏難情緒。 2011 年冬至 2012 年春夏,通過反復研讀相關道教史料,對洞天體系的形成和句容茅山的圣地化過程有了一些初步的粗淺認識,起草了《句容茅山的興起與南朝社會》《六朝會稽海島的信仰意義》兩文,嘗試將茅山等修道圣地與僑民問題相聯系,從政治社會史的角度重新理解相關道教史料。 2012 年冬到 2013 年春夏,又在研讀相關佛教史料的基礎上,起草了《鐘山與建康東郊》《南朝佛教與烏傷地方》兩文。前者原本想探討東晉南朝時期鐘山寺院的發展過程,但后來感到鐘山的意義在于和都城權力的密切關系,反復考慮之后,最終將鐘山納入都城郊區的一個環節,探討了建康東郊的區域過程;后者以梁陳時期出現于東陽郡烏傷縣的佛教碑刻群和唐代樓穎編、南宋樓炤刪定的《善慧大士錄》及相關文本為線索,嘗試以烏傷縣作為個案,探討佛教在江南腹地的早期傳布及其對民間社會的影響。

山中寺館興起之后,留下不少碑刻。但存世的六朝山中寺館碑刻實物和拓片極少,部分碑銘殘文摘要著錄于《藝文類聚》等類書之中,利用難度較大。唐宋地志和文集中保存了少量碑銘的全文,頗為珍貴。盡量搜集和利用存世的碑銘全文,并尋找方法“激活”類書著錄的碑銘殘文的史料價值,一直讓我很感興趣。 2013 年冬至 2014 年秋,為此投入較多精力,陸續起草了幾篇寺館碑銘研讀札記,部分改寫為《山岳記述的形成——以“南岳”衡山的早期文獻為例》《“不死之福庭”:天臺山的信仰想象與寺館起源》兩文。前者從梁元帝《南岳衡山九真館碑》入手,分析了衡山早期信仰景觀與文獻記述之間的關系;后者則結合天臺山的南朝寺館碑刻,討論了從東晉至南朝,天臺山從信仰想象到建立寺院、道館的過程及其空間關系。就個人的粗淺體會來說,尋找多元角度和方法激活數量可觀的六朝碑銘殘文的史料價值,可能會有助于今后六朝史研究的深入,值得學界重視。

在撰寫上述論文的過程中,我比較關注的一個問題,是山岳文化景觀的生成過程及其空間關系,或者說,入山者究竟“以何種方式闡釋和組織空間與地方”?小地點考證由此成為一項最常見的工作。山中祠廟、寺院、道館和學館的位置,山中碑刻建立的地點等等,這些瑣碎而基礎性的考證工作,往往需要花費很多時間和精力。但在研究過程中也體會到,這些小地點是理解“山中”歷史的前提,不深入考證,難免會誤讀。這種小地點考證,需要千方百計的尋找各種文獻記載,參照衛星地形圖反復比對,有時還需要實地踏察,很費精力。不過,其中蘊含著的歷史現場感,讓人仿佛能夠觸碰到六朝時期一個個具體而鮮活的“山中”場景,是這些年頗感愉悅的學術體驗。


題圖來自:維基百科

喜歡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報 ,每天看點不一樣的。

河南快三走势图近100期 北京快乐8走势图 好玩的棋牌游戏排行榜 九鼎娱乐电玩城 福建十一选五官网 华东15选5新浪 中超第二轮 扑克牌的各种玩法 股票分析方法中进行技术分析 赛车开奖数据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图app